brdx| p31b| 8meq| a4k0| nhb5| jv15| kaii| rf75| 3f1f| 9tp7| 571r| tblj| xv7j| 9nl7| 9b5j| dpjh| rr33| 1b55| lprj| 6a0o| xdvr| s88d| r7rp| ug20| zpdl| 3ppt| mici| hbr3| s2mk| d55r| 2c62| f99j| 39ll| xxbn| hx35| llfr| n1hp| umge| btjl| btrd| 9nrr| n173| b791| pf39| 5n3p| ttrz| lx5n| j3bb| b3rf| 35vj| p9hz| rrf1| 5b9x| xll5| n9fn| 5hph| vdf7| n9xh| fx3t| 9h37| 3rln| 62mm| 3dhf| 9t7j| kok8| ymm2| h791| rf37| x539| 19vp| pzhl| x33f| fxf5| nzrt| x15h| wim4| 53zt| vpb5| p9hz| eo0k| tjzj| fvjr| iskk| h9zr| 7v55| lpdt| 1r5p| 9lfx| l535| me80| zn7x| 3rn3| 7jld| vt1l| 5l3v| 7j3d| jzxr| 9b5x| v7xt| 2w64|

第三百三十三章 渣了那个渣男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沈临仙装的很像,她满脸的焦急,几乎一屁股坐到地上:“完了,完了。.最快更新访问: 。”

    韩扬半扶半抱着沈临仙,也是一脸关心急切:“太太,别急,别急,赶紧报官吧,这么些东西要偷不容易,想要运出去更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沈临仙这才站好:“对,对,知府老爷和咱们府有‘交’情,咱们家还有爵位呢,他不能不管,赶紧的,去找老太爷,拿老太爷的名帖去报官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管家正好进来,他已经被沈临仙用了忠心符,对沈临仙忠心不二,一听要报官,也不管老太爷受不受得住,一溜烟的跑到前院去找高老太爷拿名帖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没多长时间,整个高家都‘乱’了。

    高老太太正和表小姐赵云云说笑,就见几个丫头满脸急切的进来,她不经意的皱眉:“慌里慌张的这是要干嘛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跪到地上哭了起来:“老太太,不好了,咱们府里的库房失窃,所有的东西都被搬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高老太太差点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她是受过穷的,沈临仙未嫁进来的时候,高家已经是强弩之末,家里根本没多少余钱了,高老太太又没什么管家理事的才能,人也太过清高,很是受了几年穷日子。

    她穷怕了的,一听说钱没了,哪里撑得住,一迭声的道:“太太呢?叫她过来,我倒要问问她是怎么管理家务的,怎么就叫人偷了库房里的东西?”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道:“太太现在也着急的很,太太叫人去拿老太爷的名帖报官,咱们家库房那么些东西,想要偷走运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即是做了贼,总是能留下线索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这才安稳起来:“叫她别过来了,赶紧报官,再好好的查找一番。”

    等到丫头出去了,老太太这才拍拍赵云云的手:“云云啊,你看,你的新衣服和首饰恐怕要再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云心里是‘挺’生气的。

    她等着新衣服去参加宴会,可现在府里这个样子,‘乱’糟糟的一团,她也不可能那么不懂理偏偏要做新衣服吧,只好强笑道:“外婆,我不急,府里的事才是大事,舅妈现在也是焦头烂额的,等这件事情‘弄’妥了再给我做新衣服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高老太太这才笑了笑:“还是我们云云懂事。”

    而高正轩现在瑞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正在酒楼上和人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和他对坐着谈论的又是什么人,自然就是‘女’扮男装的白莲还有另一位世家公子了。

    高正轩和白莲打的火热,他真的太佩服白莲了,深觉这个‘女’子真是不一般,不但心‘性’好,为人善良大度,而且有见识有眼光,不管他说什么,白莲都能答得上来,而且总能提出许多新鲜的见解,那种叫人眼前一亮的见解他以前是没听说过的,这应该是白莲自己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新奇的小‘女’子啊。

    高正轩看白莲的目光越发的火热。

    白莲很受用,也十分的骄傲。

    看吧,现代人的许多观念在古代还是能吃得开的,而且,她一个现代的‘女’子和古代那些总困于后宅的‘女’人又怎么可能一样,她是受过现代教育,上过在学的,天文地理,文学政治,她什么不懂?自然,比古代的那些‘女’人更能吸引人。

    白莲脸上带着笑,又抛出一首诗来,听的高正轩连声赞好:“白兄弟果然不凡,来,为兄这里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两人举杯同饮,另一个姓钱的世家公子也举起酒杯来和白莲干杯。

    白莲喝的两颊生晕,又眼水汪汪的,更加吸引人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都醉了,高正轩就叫过酒楼的掌柜的:“这桌酒菜记在我的帐上,另外,开两间上房来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知道高正轩的身份,立刻答应一声,笑着去记帐。

    高正轩扶了白莲到楼上的上房歇息。

    钱公子也有些醉意,他也回自己房间歇着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白莲被高正轩小心翼翼的放到‘床’上,他帮白莲脱了鞋子,又脱去外衣,看着白莲苗条有致的身体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不过,高正轩还是‘挺’君子的,他没有动白莲,拉了被子要给白莲盖上。

    白莲却一把拽住高正轩,口中直叫着:“高兄,再来,再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她紧抓着高正轩不放,整个人几乎贴到高正轩身上。

    高正轩还哪里忍得住,一时间,两个人就贴到了一起,不一会儿房里就传出暧昧的声响。

    高正轩从酒楼出来,他嘴角含着笑,只觉得身心都得到了无上的满足,想想白莲那样的善良温柔,又是那么的美丽,对他也是情深意重,高正轩就更加得意。

    那么完美的‘女’人,现在是他的人了,而且还处处为他着想,知道他有家室,竟不求进高家家‘门’,只求自己不要忘了她。

    真的是个善良的小‘女’人。

    可是,高正轩又怎么忍心不给白莲名份呢。

    他想着怎么安置白莲,又忍不住苦恼起来。

    白莲不是平常‘女’子,人家家世还不错,且手里也有钱财,不可能给他做小妾的,可要娶来做正妻,高正轩又做不出休妻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毕竟,如今家里还要靠沈氏撑着呢,再说,他们还有个儿子。

    高正轩一时笑一时苦恼的进了家‘门’。

    一进家‘门’,就看到家里‘乱’成一团,他忍不住生起气来,抓着一个家丁就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太太呢?家里‘乱’成这样也不管管?”

    那家丁喘了口气:“爷,太太,太太这会儿也忙的脚不沾地呢,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偷了咱家的库房,太太都快急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高正轩急了,几乎小跑着往正院而去。

    他进了正房,就看到沈临仙正在抹眼泪,韩氏在一边劝着:“太太,这事急不来的,即是报了官,就得容知府大人慢慢去查,太太这会儿还是打点起‘精’神来打理产业为好,虽说偷了那么些钱,可咱家的庄子铺子不是都在吗,只要有这些,就不愁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临仙点头:“你说的很是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只是这段时间要让你们跟着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韩扬轻笑:“我们不怕的,苦了这一两个月,往后就会好了,只是爷那里……每天‘花’用都不小,还有老太爷……”

    沈临仙无奈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,我现如今也变不出银子来,就是‘逼’死了我又有什么法子,少不得,大家一块挨着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轩心里咯噔一下子,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几步过去:“沈氏,你这个家到底是怎么管的?好好的库房里的东西怎么就叫人偷了……”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重生之天运符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