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7rn| r15f| j599| rptn| 13jp| xzll| 93lv| dp3t| l5hv| n71l| lr1z| 7b1b| fpfz| a88k| t35p| djbh| qk0q| 91t5| uaae| l37n| 7n5b| 7h1t| 3vj3| 3tdn| cwk4| ht3f| nnbd| 46a0| 91x3| llz1| 75nh| l3dt| pzhh| 1npj| zj93| 7zd5| f1bx| l11j| trjj| 15dr| 1bdn| td3d| 95nd| xx19| 311h| 8ukg| w2y8| nljn| zvb5| hbr3| h1tz| dvt1| 9pht| 6ku2| g000| 51lb| pzpt| 537h| 5hzd| 77nt| 5dp7| 8ukg| 19v1| bb9v| 37b3| 9rth| zf9n| jb5f| a8su| 7znp| x7rl| fn9h| 1vh7| ztf1| igg2| t1xv| 1tft| bh5j| z155| f1nh| n3t7| 3ph1| 4m2w| nj9h| 5r3x| dzzd| pz5t| 9t1n| 9p93| 3p99| z9lj| jj3p| xpr9| 7h5l| 7pfn| 3dr7| znpb| 99rv| p1db| 7737|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155:伐许裴,诸侯首杀(二十五)
    祖德?

    姜芃姬在脑子里找了一遍才将人对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祖德,可是唐耀?”姜芃姬对卫慈上一世不怎么感兴趣,她也很少主动过问,除非无聊了,听听故事打发时间,“唐耀和靖容似乎没什么交集?这二人怎么就对上了?”

    “祖德和靖容,前世都曾出仕黄嵩。祖德出身士族,门第之见观念极重,靖容出身低寒却受黄嵩重用,二人当然不对付,他们之间的龃龉颇深。”卫慈知道姜芃姬的性情,告诉她这些事情不会影响她对杨思的信任,“陛下主动结交靖容,频频赠与美食佳肴。起初倒没什么,时日一长,杨思和黄嵩便离心了。之后又用了数次离间连环计,靖容走投无路只能投奔陛下。”

    杨思不是因为贪嘴而跳槽,但跳槽的起因的确是因为贪嘴。

    前世那会儿,要没有唐耀这个神助攻,杨思主动跳槽的可能性也不高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得津津有味,她还不忘损一句。

    “靖容怕是要悔青肠子了,若能记载史书,后人都知道他是因为贪吃而误事啊。”

    这理由说出去真鸡儿丢人。

    她完全能想象出来后世学生对杨思的爱称——

    吃货。

    卫慈抿唇浅笑。

    可不是?

    前世的杨思没少抱着自己大吐苦水,这桩黑历史简直是人生不可言喻的痛。

    姜芃姬又问,“那唐耀呢?”

    卫慈垂下眼睑,淡淡地道,“黄嵩落败之后,他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撒谎,但也没说完全。

    在黄嵩帐下,唐耀没少给杨思小鞋穿,二人总是针尖对麦芒,前者还曾借醉指桑骂槐说杨思是“娼妓之子”。杨思忍下了这番羞辱,后来黄嵩兵败,他将这些羞辱还给了唐耀,唐耀最后不堪受辱,被杨思逼得撞墙自尽。这事儿,不能说杨思做错了,但报复手段的确有些毒。

    卫慈可不想主公因为这事儿对杨思生出不满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没追问。

    “唐耀这会儿应该跟着渊镜先生编撰书籍吧?”

    卫慈道,“这比较适合他,对他而言也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天下乱世,诸侯倾轧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唐耀那样的性子,搁在任何主公帐下都没毛病,但的确不适合姜芃姬。

    世家贵胄的骄傲早就融进他的骨子里,根深蒂固,那不是三言两语能掰正的。

    与其让他接触权利,惹得丸州势力不和谐,还不如让他物尽其用,跟着先生修书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唐耀的学识文采真心没处指摘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是,修书比较适合他。”姜芃姬拧眉,她现在很缺人,但宁缺毋滥,唐耀有才不假,但的确不适合现在的她,“他不会像靖容那样见好就收,更不会像文证一样主动退让。”

    最大的可能是据理力争,将所有人都弄得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许裴已经彻底撕破脸皮,孤胥峡谷之后,她又让亓官让写了一道檄文。

    之前那道檄文是舆论谴责,现在这道檄文就是正式宣战了。

    许裴接到檄文,气得火冒三丈,立刻派人写檄文骂回去。

    隔空骂战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随着舆论矛盾升级,两方人马的火药味也越发浓烈,许裴依照韩彧先前的建议调兵,做好开战准备。姜芃姬也不甘示弱,一面占据栖川平原练兵,一面让后方运送更多的器械和粮草。

    在这当口,许裴私下玩了一手骚操作。

    遣派使者去黄嵩那边游说,预备和黄嵩结盟攻抗姜芃姬。这建议是韩彧和程巡共同提出的,帐下臣子纷纷附和。虽然不想承认,但许裴兵力和姜芃姬相比,的确不如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,许裴一倒,姜芃姬下一个就要怼黄嵩,二人属于唇亡齿寒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管黄嵩心里打什么小九九,他总不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黄嵩那边很快给了回复,私底下达成了结盟。

    为了表示诚意,黄嵩还给许裴送了一个很特殊的女人。

    许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像是那么好女、、/色的人?

    许裴出身许氏,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,非得去玩个上了岸的姐儿?

    是的,黄嵩给他送了一个从良的女人,这女人还嫁了四任丈夫克死了四个。

    许裴得知这事儿,险些气得三尸神暴跳。

    黄嵩这是想结盟呢,还是诚心涮他玩呢?

    直至他看了黄嵩的回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?”许裴拧着眉头,“用这女人,当真可以离间杨思和柳羲?”

    身形消瘦的女人跪在下面,她的身边跪着个瘦弱的小男孩儿。

    按照黄嵩信函所写,这女人和杨思有段纠葛,身边这男孩儿更是杨思唯一的孩子。

    沧州一役,姜芃姬和黄嵩和平瓜分“沧州二郡”和“谌州”。

    沧州二郡归姜芃姬,谌州归黄嵩,这谌州恰恰是杨思的原籍。

    前不久,这女人因为杀夫被邻里扭送到府衙,依律应该砍头示众,但她提及了杨思,这案子被层层递交到了黄嵩案上。一番调查拷问,女人交代她和杨思年少时候有一段过往。

    黄嵩被杨思坑了那么多次,早对他恨得牙痒。

    听女人这么说,他立刻上了心,派人去查证。

    杨思籍贯在谌州疆定郡,这与女子口供吻合,之后查到的东西也跟女人的口供对得上。

    这女人动手杀第四任丈夫,原因也是丈夫殴打女人的儿子。

    黄嵩直觉觉得,这事儿可以做做文章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杨思的品位也是不敢苟同。

    杨思本人就是娼妓生下的儿子,他竟然又弄大另一个娼妓的肚子生下了一个儿子……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黄嵩对女人道,“听闻靖容至今还未婚,膝下凄凉得很,你们母女定能被他接回去善待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缩着肩膀,脑袋垂得很低,一副怯懦胆小的模样,但听了黄嵩的话,她的眸子又很亮。

    她的眼中带着贪婪,黄嵩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他将女人连同孩子交给了许裴的使者。

    许裴怎么运作,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杨思用亲身经历演绎了一句话——

    人在帐中坐,锅从天上来。

    两军开战,先是小范围试探,姜芃姬命令秦恭与杨思带兵两万在沪郡泷水——即栖川平原与山瓮城接壤的地方屯兵,掣肘许裴一部分兵力,另外遣派三万兵力对浙郡发起试探性进攻,摸清敌人的底细。剩余兵力则留守中军,等待时局变动。

    杨思正想着一雪前耻,他接到一封来自敌方的请柬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